莆田:
时政要闻国内新闻国际经济财经项目工艺美术社会三农教育社会警务文体体育娱乐文化艺术生活旅游汽车科技食品理论思想理论热点时评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频道 >> 聚焦三农 >> 正文
8旬老人为村民“种田” 仙游乡村有个“袁隆平”
发布时间:2017-11-06 作者:游晓璐/来源:东南网 关闭窗口
    在仙游盖尾镇石马村,有这样一个老人。即使家中有困难,他依然为村里,修路,修水,进行农作物实验,将良种推广给村民。他今年83岁,叫余玉芳,被称为仙游乡村里的“袁隆平”。他是一个乡邻们提起,都“肃然起敬”的人。
  余玉芳老人,被称为仙游乡村里的“袁隆平”
    “现在,这样的好人,很难找。至少,我没见过像余玉芳这样的好人。”仙游县盖尾镇石马村村民余清炎说道。
    “他自己在田里做实验。哪些农作物品种好、苗子好,化肥好,他实践了以后告诉我们,还在村里的广播里通知大家,什么时候该除草了,该施肥,经他的指点,我地里农作物的产量高了许多。我是农民,这是实实在在的好处。”村民余国芳说道。
   “他为村里做事,不拿公家一分钱,还常常自掏腰包。大家,都看在眼里。”村民余金海说道。
   “一个80多岁的老人,要照顾自己的老婆和女儿,还为大家修水管、修路,做了这么多事,很感动。”
  ……
  在石马村,提起余玉芳,村民们赞不绝口。
  为“大家种田”比赚钱更有意义
  1934年,余玉芳出生于仙游盖尾镇石马村贫穷农户的家中。11岁时,他父亲去世。父亲去世后,他便成为家中的主要劳动力。“那时候,下田干活,吃不饱,只能吃红薯渣。”
  “自己吃过苦,现在都熬过来了,就想为大家,做一些事情。”余玉芳说道。
  1982年,余玉芳从仙游县中医院退休。回到老家,为村民们看病,分文不取。村里的赤脚医生找到余玉芳,说:“你免费行医,是砸了我的饭碗。”于是,余玉芳只好找另外一条路“为人民服务”。
  余玉芳看到乡亲大田生产耕作粗放,作物品种更新慢,种田效益低,便萌发了带领乡亲“科学种田”的念头。余玉芳从小种田,知道农人的艰辛。“如果用科学的办法种田,提高产量,这是最让乡亲们受益的事。”
  刚开始,余玉芳的家人并不理解老人“种田”的决定。
  “退休了,正是颐养天年的时候。为什么还要那么辛苦?”家人心疼道。余玉芳退休后,每个月有上千元的工资,曾有老板高薪请他到中医堂坐诊,被他婉拒。
  “为大家种田,比赚钱更有意义。”余玉芳说道。
  他从零开始,自费买了大量的农业科技书籍,拜师求教,努力学习。泉州市农科所国家级小麦专家何曼试,是余玉芳的老乡。余玉芳跑到泉州,向专家请教;自己花钱买麦种,在田里试种,请专家指导。
  在石马村里,你时常可以看见一个老人戴着草帽,弯着腰,在田地里耕种。
  他的田,与众不同。插着几个木牌子,分别种着不同的实验农作物。
  烈日炎炎,风吹雨打,没有阻挡他的脚步。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余玉芳的培育下,亩产400多斤的小麦,增产至600斤,跃居全省第一。
  种子质量好、产量高,通过省内许多农业单位、专家的介绍、推荐,许多外省人纷纷到石马村买种子。
  每当成功实验一个品种,余玉芳便将种子、化肥、耕作的方法告诉乡亲。
  余玉芳并没有停下。他马上又转入“黑小麦”的试验中。刚开始,余玉芳遇到了挫折,第一批黑小麦,死了。村里开始有人说:“一个农村的老头,怎么懂科学耕种?”余玉芳没有放弃,自费请教专家,从早到晚,呆在地里观察、耕种。
  终于,黑小麦实验成功了,流言蜚语不攻自破。
  黑小麦开始在全县推广,并扩展到全省。据科学鉴定,黑小麦76号具有很高的保健价值,蛋白质含量20.5%,比一般白粒小麦高60%;人体不能合成的7种氨基酸比一般小麦高33.3%-79.3%,在日本,被称为“21世纪的黑贵妃”。
  实验成功后,余玉芳毫无保留地将种植经验传授给村民,包括那些对他说三道四的人。“做良种实验的初衷就是通过科学种田,让农民生活好起来。”他从来没有考虑过别人会比他赚更多的钱。认真算下来,他干的,还都是贴钱的买卖。
  但他乐此不疲。
  1995年,在仙游县农业局的帮助下,余玉芳成功试种三种水稻,向全县推广。
  红薯、桂圆、花生、大豆大获丰收
  石马村是“兴化桂圆”的主产地之一,但群众种的龙眼大多是实生本树,果小质劣,产量低。余玉芳率先将自家5O多株的龙眼进行嫁接换种,试产后,产量和质量都明显提高。在他的带动下,石马村和周围4个村的6500多亩龙眼都嫁接上优良品种。他还引导果农推广控梢除虫施肥等措施,改变了果农长期以来“头吃土尾吃露”的粗放管理方式,促使当地龙眼效益明显提高。如今,村里果农都感激地说,“我们的龙眼树能变成‘摇钱树’,多亏了老余呀!”
  2005年,余玉芳与省农林大学挂钩,做了17个品种,30多亩试验田,都大获丰收。“余老实验的‘金山17’红薯,甜,产量高,他带着我们种植,每亩增收了百分之三十,大家都特别高兴”。村民余国芳说。
  “一花独放不是春”。不久,余玉芳就与林玉水等18位村民小组长和党员合计成立老年人科技小组,承担泉州农科院的泉麦系列、黑小麦、黑大豆、花生、地瓜、多系杂优水稻、巴西陆稻等180多个品系的试验。这18个村民,被称为“十八罗汉”,他们成为石马村科学种田的“中转站”。
  在专家的指导下,他们通过田间排列和试验控制,进行田间记载及植株考量测产等,为专家提供各种科学的数据。石马村成为泉麦3号和泉花10号的育种基地,每年为泉州、漳州等地提供20000多公斤种子。
  2009年,余玉芳被中国科协、财政部评为被推选为全国科普惠农兴村带头人。有一次,省里的领导来石马村里的文化科技站视察,说道:“为什么你得了‘全国科普惠农兴村带头人’的这么重要的荣誉,都没有在村里把奖牌挂起来?”
  “他是一个踏踏实实做事的人,不喜欢夸耀自己,为人很低调。他对我说,得了这个奖,不是一个人的荣誉,是全村人的功劳。”村民余金海说。
  即使如今已是82岁高龄,余玉芳依然在做良种实验。
  今年,在自家门的地上,余玉芳种下了“新竹西地瓜”、“金山57号”等3个不同品种的红薯。如今,田地里,已是一片绿油油,地瓜长势甚旺。老人穿着白色的上衣,黑色布裤,满头白发,走在田间,蹲下来,扒开土,饱满的红薯便露了出来:“你看,这个红薯皮是白的,心是紫的,如果这次试验成功了,村民们就可以吃上白皮紫心地瓜了。”老人笑着说道。
  多年的耕种及科学种植经验,让余玉芳变成了一个“农田医生”。“只要在地里看到农作物的苗子,他就能知道收成好不好。哪里步骤做得好或做得不好,就像医生把脉问诊一样。我们种田,不懂的就请教老余。”村民余金海说。
  小山村有个“科技日”,风雨无阻
  石马村是仙游县较为偏僻的村之一,曾经因为处于封闭半封闭状态,群众很迷信,农业生产都去问神求卜。2005年,余玉芳当选锦鹤宫董事会成员,他说服董事会全体成员将原计划扩建锦鹤宫的25万元资金用于建设村科技文化站,添置近万册科技图书,利用初一、十五群众到宫里烧香的机会,引导群众学习科技知识。
  为了鼓励村民学科技、用科技,余玉芳将每个月的“初一”、“十五”定为村民学习科技知识日,他邀请植保专家张元洪、国家级小麦专家何曼试、农业局水稻专家阿贵等各级专家、技术员给村民上课,推广农业“新品种、新技术、新农药、新肥料、新机具”。
  数十年来,初一、十五开课的“科技日”风雨无阻,每期,都有30多名学员来上课。省里的专家来石马村调研说:“你们村里的老人科技文化站里的学习班,办得比省里还正规!”
  村民余进忠之前在外地生活,3年前回到石马村,参加了学习班。“在课堂上,不仅可以学会怎么科学种田,还可以学到养生保健知识,听到外面的新闻。”对于信息相对闭塞的农村而言,这个“科技日”无异于打开了农村对外界的一扇“天窗”。
  为了这个科技文化站,他还自掏腰包,购买了彩电、音响、广播器材,创建广播室。“余玉芳的钱,从来都是从家里往外送,从没有把村里的钱拿回家过”。村民余清炎说。
  每到病虫害高发期,石马村的广播便会响起一个老者的声音。余玉芳用本地话,通知大家注意除虫。与农业部门保持着密切联系的余玉芳时刻关注最新动态,一有病虫害消息,立即通过自己创办的广播室,通知村民及时打药,传播农业科技知识,担起科学种田的“二传手”。他说,“群众丰收我欢喜,群众减收我担忧啊!”
  8月14日,在石马村科技文化站上完课,余玉芳戴上草帽,骑着自己老式自行车,顶着炎炎烈日,经过一片片农田,回到家,照料老妻子和女儿。他的妻子身患风湿性心脏病、老年痴呆症,小女儿得了癫痫病,生活起居,都需要他的照料。
  “虽然我有困难,但是,比我困难的人还有很多。我能做一点,就做一点。”余玉芳笑着说道,脸上荡起几道皱纹。

 

责任编辑:郭一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