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今天:
投稿信箱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仙游新闻网>文体>
李园花开(节选)
2020-06-22 10:36:02 傅美连 来源:仙游今报  责任编辑:林婧晶  

婶默守后方,两人聚少离多。旁人曾善意提醒,男人有钱就变坏,要婶留心点。

婶一向心思单纯,想法朴素,认为留守与背上行囊远行都是为了圆同一个梦。家是避风港,她守护好了,远航的人就少了负累,就会安心逐梦,圆梦而返。

可是红尘滚滚,欲蔽心性。婶是个弱女子,面对残酷的现实,她也有太多的无奈与困惑。

斜阳脉脉,归禽啾啾。邻家的灯亮了,夫妻二人对面而食,言语亲密。孩子们晚自习去了,她落寞地坐在门口青石上,对着李园发呆,心事如潮。

生日那夜,她兀立窗前,时时翻看手机,却始终等不来叔的只言片语。失望如张开的帆布满心间。“又忘了!”她叹了口气,悻悻地推开家门,踽踽独行。

月色清明,花影斑驳,风过影动,如幻似梦。当年,她可是个骄傲的公主,每逢生日,两位兄长总不忘给她小惊喜,父母也总是折花枝相赠,愿她如李花清丽,一生无忧。可如今事过境迁,结婚生子,角色变换,所有的美好竟悄然成了一种记忆、一种奢望。

想起朋友圈里那些摇曳的生日烛光,望着眼前孤冷的月色、沉静的手机,她的心隐隐作痛,“可能是人家上辈子修得好吧!”

李花无语,揺曳风中,她选枝最美的带回。下锅煮碗蛋面,默坐桌前良久,给自己许个心愿。委屈失望如石块堵在心头,一股怨气徒然而生:下次也要忘记他的生日,也让他尝尝被遗忘的滋味。可是当她想到叔为生意而苦恼时,又有点心软。

一个亲切的影子掠过她的脑海。多年留居,大凡遇到困难,作为同事的他总是出手相助。那日,她突感风寒,身体极度不适,便请假在家。他突然来电,说车已在门前,要送她去医院。“他总是这么贴心。”婶心头暖热,几欲开门而出,但终是止住了脚步。撒谎说,娘家大姐已陪她上医院了。车缓缓离去,婶立在窗后。片刻之后,她抹去泪水,洗把脸,换件衣服,独自打的前往。

“留守的女人心苦。”婶时常暗自喟叹。她忘不了那个阴雨绵绵的黄昏,邻村的阿嫂进门了,眼睛浮肿,形容憔悴,恍若大病初愈。婶大为吃惊,忙端来热茶。阿嫂坐定后,亦不言语,目光呆滞。过了好久才呜呜咽咽地哀诉:婆婆生病在床,孩子年幼无知,自己像个老妈子,长年累月服侍老的,照顾小的,无良丈夫不感恩也罢,竟然还在外沾花惹草,近两月连生活费都不寄回。她问婶,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她可不可以学邻居小莺,也狠心地抛家弃子,就不用再忍受这般煎熬?婶生性善良,忙劝阿嫂别犯傻。可内心惶恐的她,也是茫然无措……

晚风拂面而来,挟着李叶清新的气息,婶收回了思绪,理了理纷乱的头发,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她低头问自己,如此的苦守值不值得?她仰首问李园,外面的世界灯红酒绿,叔会不会也乐不思蜀?她甚至还像个鳖脚的剧作者,天马行空地剪辑着一个个莫须有的镜头。

尽管她知道叔的口碑一向很好,村里人都说孩子跟着他,不会学坏。尽管叔也曾说过,昙花虽浓郁终不及淡菊清远,一个男人的尊严在于站在家人朋友面前,他的腰板永远都是直挺的。

可是她依然心虚,抑不住的胡乱猜想,情不由衷拿起手机,忐忑不安地拨通叔的电话,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但终只是说:“李子缀满枝头,油亮亮的,古玉般剔透,煞是好看。”

婶的心事叔又何尝不知,他告诉婶,他刚处理好一管理员的糗事,并果断地辞退了他。油站员工大多是他从家乡带出来,倘若生活上出了岔子,有违出门打拼的初衷,叫他如何面对父老乡亲,所以他必须给他们立规矩。房子翻建审批手续也下来了,待李子红熟时,他就回去为她搭个温馨小窝。

婶忽然记起,春节时,有个亲戚来家玩,使劲怂恿叔也去城里买套房子。叔却拿她当挡箭牌,说生养之地,根在这,婶舍不得这老屋,以后就将其扩建翻新,他还认为儿孙福,祖先佑,做人不能忘本,祠堂年久失修,已显破旧,到时可以一起修缮。

“他心里还是惦着家”,婶边想边疾步李子树下。圆圆的果子微微泛黄,犹如个个饱满的承诺,正喜滋滋地招展枝头。

主办:中共仙游县委宣传部 承办:仙游县互联网新闻中心 Copyright@2010www.xy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594-8261096 投稿信箱:xyxww@126.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4-826109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xyxww@126.com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594-2232318
省委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版权所有@仙游新闻网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 闽ICP备09045150号